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电子应用网![登录] [免费注册] | 反馈 | 收藏

xushuai的博客

转基因前,应先弄明白我们转的是什么(转)

2010-3-7 17:06:01 | 分类: 感悟生活

转基因前,应先弄明白我们转的是什么

转自:乌有之乡    作者:王月丹

张宏良按:这是生物医学和免疫学家王月丹博士关于转基因的文章。王月丹博士在这方面有许多文章,我们选择了其中最通俗的一篇介绍给大家。希望大家好好地看一看,如同此前《瞭望》周刊和王月丹博士文中所说,转基因危害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躲避无法幸免的。本来,转基因粮食有无危害以及危害多大,应该由医学家出面解释,而不应该由推广转基因的生物学家来解释。除中国之外的全世界所有国家,也无一不是由医学家向公众作出权威解释。唯独中国,迄今为止完全由推广转基因的生物学家来忽悠公众。

而目前这些专门忽悠公众的生物学家,不是有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背景,就是有专门经营转基因种子公司的背景,至少也是依靠转基因科研项目谋饭吃。由于这些生物学家的前途命运完全掌握在美国生物资本和农业部官员手中,他们只能成为生物资本和农业部官员操纵的木偶,按照生物资本和农业部官员的利益和意愿说话,毫无公正性和科学性可言。

比如2月25日农业部下属学术组织召开的100多个专家会议就是典型。新华社报道了张启发院士等三位专家的发言内容。由于张启发是推广转基因水稻的挂帅人物,张启发院士的发言基本上能够代表支持转基因水稻科学家的观点。新华社重点报道了张启发院士关于转基因水稻安全性的论述,从报道内容来看,张启发院士完全是在故意说谎。道理很简单,人们所说转基因食品的危害性,主要是指它的“非预期性”,这是连非专业人士都知道的基本常识。这种“非预期性”与喂食8天小白鼠那种“急性毒性实验”没有任何关系,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作为院士级的生物学家,用这种方法来说明转基因水稻的安全性,只能说是有目的的故意欺骗。如同股票投资的风险性主要是指其“非确定性”,也就是未来盈亏的不确定性。如果一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证券投资学教授声称,经过8天或者80天实地考察,发现王府井百货商场天天盈利,以此来证明购买王府井股票十分安全,那么,无需证券投资学专业知识就可以判定,这位投资学教授在故意说谎和欺骗。张启发院士就是在采取类似方式欺骗中国老百姓。

正是因为张启发院士这些生物学家的所谓安全解释,致使中国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种植转基因主粮意味着什么,根本不知道种植转基因主粮的决定,比之中国历史上任何事件对中华民族的影响,还要重大1千倍1万倍。不仅一般老百姓不知道,甚至绝大多数两会代表都不知道,一位政协委员在小组发言中提到转基因水稻的潜在危害性时,小组所有成员都十分震惊,震惊发生了如此大事居然毫不知情。所以才形成了中国两会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历史奇观:会外老百姓关于转基因的议论沸反盈天,可是会内却在讨论与此完全无关的另外话题,会内会外仿佛是互不相关的两个星球在各自运转。其中很少有人知道,一旦转基因主粮出了问题,中华民族将成为第二个印第安人,绝没有一丝一毫的危言耸听。

我们希望有更多医学家站出来告诉人民,告诉人民转基因主粮潜在的可怕后果,人民在眼巴巴地看着你们。)

 

请看下面王月丹博士的简历和文章。

 

王月丹,男,1972年12月出生,医学博士。现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部生物医学实验教学中心副主任兼病原与免疫学综合实验室主任。自1996年起,开始从事免疫学的研究工作。先后从事过血液肿瘤的生长因子及其信号调控、免疫细胞的功能活化及其相关信号传导、核辐射损伤与抗原提呈细胞损伤和胸腺细胞发育的研究等方面的研究工作,有关论文发表在《Oncogene》和《International Immunology》等专业杂志上。2002年8月开始,在北京大学医学部任教,从事免疫学的科研与教学工作。2003年1月至7月,在香港科技大学生物系进行SARS的抗原肽疫苗研制和SARS传播与环境因素的研究工作,首先报道了SARS感染后机体内存在针对SARS抗原肽的特异性细胞免疫应答,并通过表达重组SARS表面蛋白改良WESTERN BLOT法作为ELISA诊断SARS感染的补充,有关论文发表在《Journal of Virology》和《Clinical Immunology》等国内外专业杂志上,并得到美国NIH临床研究所学者的高度评价,有关的结果在第12届国际免疫学联盟学术大会上发表并发言。

近两年来,在肿瘤免疫和肿瘤抗原肽疫苗的研究方法取得了进展,建立了免疫信息学、结构化学计算、细胞生物学检测与免疫反应验证的抗原肽疫苗筛选体系,先后发现了多种癌-睾丸(C-T)抗原的功能性抗原肽序列,有关结果被《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等杂志发表。目前,正在主持《SARS相关冠状病毒抗原肽疫苗的基础研究》等多项各级项目7项,同时参加《髓质性胸腺细胞功能发育及诱导其发育的细胞与分子机理》等其它3项研究计划。到目前为止,共在国内外专业期刊上发表文章40余篇,其中SCI收录10余篇,同时申请专利4项,其中国际专利1项。

 

转基因前,应先弄明白我们转的是什么——评“袁隆平:对转基因食品不能一概而论”

 

据人民政协报报道,针对社会各界对转基因食品提出的种种质疑,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转基因食品不能一概而论,对抗病虫的转基因品种,在推广时应持慎重态度。“ 但我们不能将转基因食品一棍子打死,认为转基因食品都是坏的,有部分转基因食品并没有毒性 ,不能一概认为都是有问题的。”袁隆平介绍,水稻和小麦属于碳3植物,玉米、甘蔗属于碳4植物,后者的光合效率要比前者高30%-50%,现在他们已将玉米的碳4基因转移到水稻身上,以提高其光合效率 。“对于这样的转基因品种,我认为就不存在食品的安全问题。”“如果转基因抗病虫的水稻要人体作实验,我将第一个报名。”袁隆平说,只要两代人不出现问题,就说明这种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看到这个报告,首先我感到很高兴,因为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对转BT蛋白的水稻有担心,我不是一个人。但是,我还是为袁院士的谈话感到担心。因为他对于转基因的态度并不全面,并没有全面的考虑全体人类的健康,特别是从免疫学的角度来谈。他认为,只要是粮食的基因就可以随便转移到其他粮食里,这不需要安全性,尤其是免疫性的评估,这是很危险的。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忽略一些免疫学的问题,那就是我们人群的免疫性个体差异的问题。如果,我告诉大家,其实我们的人类中,有人会对粮食过敏,大家可能会感到吃惊。但是,据美国的资料,美国人中对于花生过敏的人达150万,同时还有过因为吃了麦当劳掺杂小麦蛋白的假薯条而导致哮喘的病例。而由于我们人类的主粮有很多种,所以大家可以避免自己过敏的主粮,而选择适合自己的主粮。而不做任何评估,就把其他作物的基因转到主粮中,就可能导致一些人失去主粮,而不得不付高价选择非转基因的主粮,甚至因为不知情而发病,甚至死亡。自然界中就存在着很多这样的例子,例如人群中,有些人的红细胞对于蚕豆敏感,引起蚕豆病,导致溶血,甚至死亡。自然界中,这些存在的例子,我们是无法消灭的,但是如果我们再人为创造这些害人的作物,岂不是很遗憾和可悲的呢?而且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就可以不顾那些无辜人群的死活吗?同时,我也不认为,2代人不出现问题,就说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因为这是无法评价的,很多问题可能是我们的知识现在无法理解和评价的,特别是农业专家们无法评价的。举个例子,在南太平洋的岛国中,居民都会食用死者的大脑,并认为这是美味。而且世代相传,何止2代,恐怕20代也不止,大家都认为很安全。但是,当地世代却流行着一种被称为“库鲁病”的疾病,该病类似疯牛病,患者进行性神经损伤,最终瘫痪而死亡。后来,有科学家发现,这是由于食用大脑造成的疾病传染。于是,当地人不再食用大脑了。一种饮食习惯可以改变,但是一旦不慎重的转基因作物污染了自然界,即使我们发现了原因,又能怎么办呢?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人认为,我比袁先生更保守,更反对转基因呢?我不这么认为。其实,我一再声明过,我不反对转基因,我自己也在做转基因,但不是在我们的食物里做手脚,因为这很危险,必须慎重。我认为,我们国家的农业专家对于转基因这件事,实在

分享到: 阅读(3537) | 评论(0)
评论
登录后你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登录>>
中国电子应用网
copyright@2011